恐怖漫画妈妈

恐怖漫画妈妈
  小李是个单亲儿童,从小就没见过他的妈妈,他和爸爸一起生活,在他的记忆中,没有妈妈的样子。 家里面也没有妈妈的照片,他不止一次的问过爸爸,为什么没有妈妈的照片? 爸爸的回答很简单,你妈妈一直活在我的心中,我一闭眼就能看到她的样子,不需要照片。 小李渐渐的长大了,也懂得了很多事情,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家里没有妈妈的照片,可他却很想知道妈妈的样子。 特别是在学校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有...

恐怖通缉令

恐怖通缉令
  李大成是个老警察,当了一辈子警察,没有办过一次刑事案件,也没有抓过一个人,是一个文员,主要负责一些文件的核对和审批。 虽然他没有抓过一个人,可每一个犯人的名字,他都非常的熟悉,甚至每一个犯人的生平事迹,他都能倒背如流。 原因很简单,他主要就是负责审核通缉令的,所以这些人的资料他都知道。 每次审核通缉令的时候,李大成都特别的仔细,因为他这里是最后一道关卡,如果出现什么差错的话...

邪门的死亡

邪门的死亡
  唐川川,是我初中同学,她不仅品学兼优,而且长得纤细漂亮,她时常梳着很高的马尾直至臀部,天生一副鹅脸蛋,皮肤雪白、杏核眼、樱桃小嘴,在我们学校是里是出了名的人见人爱的校花,这样一位花季少女却服毒自杀了,这在我们当时学校引起了很多窃窃私语,很多人说唐川川是被她小姑给带走了,其中原委且听我慢慢道来。 唐川川的小姑在我们镇上的邮局工作,我们大家都认识她,她为人谦虚和善,工作一丝不...

谁更冤

谁更冤
  刘小二是隔壁村的孩子,他家是南方人,从小就生活在南方某村子。他今年八岁了,这年纪在大家伙看来,就是属于那种鸡鸡狗狗都恨的年纪,因为这么大的孩子实在是纯纯的熊孩子,上不知天高地厚,下不知对对错错,什么事都是用自己的想法干,当然了,那么大的孩子特别是小男孩的想法是各种奇葩的,但是他们意识不到有什么奇葩的,他们都认为这是小大人的正常想法,所以经常惹出些祸。 张小二从小就是在农村...

恐怖公园

恐怖公园
  杨大力是个孤儿,一个很可怜的孤儿,自从他拥有记忆的那一刻起,他就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 他游荡在北方的某个城市里,每天靠吃着垃圾桶里的剩饭剩菜填饱肚子,渴了的时候,就会抓两把雪塞进自己的嘴里。 每天他都会蜷缩着身子蹲在墙角,静静地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心里充满了期待和渴望,很想有个爸爸,有个妈妈。 他羡慕那些有爸爸妈妈的孩子,他们可以高高兴兴地背着书包上学,可以对着爸爸妈...

恐怖的爸妈

恐怖的爸妈
  小明是个小学生,很听话的孩子,在学校的时候学习成绩特别好,回到家里之后,非常听爸爸妈妈的话。 但是,最近小明发现他的爸爸和妈妈都变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以前,那天晚上,小明睡得特别早,完成作业之后不到8点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小明惊醒了,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声音,是他家房门的开锁声音,小明的卧室靠近家门口,所以听得特别清楚。 咔嚓咔嚓, 在寂静的夜里,...

异常诡异的梦

异常诡异的梦
  对于小晶来说,这是一个很诡异的梦,诡异到她差点丢了性命。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自己啥都别梦到... 星期天的晚上,小晶很早就准备睡觉了。毕竟第二天要上班,早睡才是硬道理,她可不想变成国宝。睡着睡着,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飘,周围漆黑又安静,冷风呼呼的吹,她心里很是害怕,却只能毫无方向的继续在空中漂浮。耳边,总有个若有似无的声音催促着她快点飘到一个水库旁。 不知道过了多...

晚上谁在洗澡房

晚上谁在洗澡房
  这个工厂是个服装厂,在南方一个城市,有几百个工人。 但最近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每天到晚上,就有人说,听到有声音在洗澡房洗澡,而且里面是空空的。 这是怎么了呢?有点让人觉得背后一阵..... 小敏,是从职业学院毕业后,来到这里,本想赚点钱,回去开个厂子,可就在刚来没有几天,就听到了一些关于晚上洗澡房的事情。 可夏天马上就来了,不洗澡肯定是不行,而她有时候又忙着工作,加班,也就到...

排气口后的人脸

排气口后的人脸
  为了填补家用,晴天一放暑假就跑到表姐所在的厂里打暑假工。 厂里的员工在不少数,算算下来,大概有200来个。员工所住的宿舍都是在一个大房间里,每个床位就只用一张长长布料隔开,就成为一个小小的房间。男宿舍跟女宿舍就只隔了一面墙壁,不过晚上清点人数睡觉之前,都会有一个管房阿姨来把安在走廊上,隔着通往男女宿舍之间的铁门上锁,第二天才开锁,环境总体来讲不算非常差。 洗漱方面的,男女宿舍...

水鬼的眼泪之前世今生

水鬼的眼泪之前世今生
  我叫韩子梅,是一个孤独的水鬼。每天,除了孤独,还是孤独。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悄悄从湖里飘出,在湖边的那片小沙滩上,孤独的跳舞。跳累了,就躺在沙滩上,叙写我的前世今生。 前世 那年春天。杰,一个帅气的小伙,如同一支美丽的桃花, 盛开在我荒凉的心田。我们天天在一起,疯狂的做那种事,直到肉软骨酥。虽然,我已做了三十年的水鬼,但是,每次想起,我的心依旧波涛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
Copyright © 真实的校园鬼故事-午夜鬼新娘-民间恐怖传说-E岛鬼故事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魔趣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