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鬼事之情花蛊

苗疆鬼事之情花蛊
   江浙以北,有一四面环山的山寨,由于山路难行,寨中苗人多是深居简出,撇开上了年纪的不算,往下走出过村子的扳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也就是因为道路崎岖难行,衍生了行脚商人这号儿人物,每逢三月初,不管刮风下雨,行脚商人都会背着个大篓子,如约行到村中,这篓子里装满了各种稀奇的小玩意儿,还有些日常的村寨不常见的护手霜,雪花膏等物,在村中很受欢迎。 这一日,临近三月,行脚商人钱万...

与死神共舞的人

与死神共舞的人
   我们经常会看到很多的新闻报道,也可能会有机会亲眼看到一些离奇的恐怖死亡事件,他们死亡的原因和方式听起来却让我们这些用正常思维的人,全都表示难以理解,事后都在想他们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用这种奇葩的方式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呢? 世界上有没有鬼?小浪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神?我只能说你自己就是能够帮助你唯一的神,不过能够要你命的死神却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会不定时的出现在你的身边,...

老妪

老妪
  厕所 小时候很胆小,每次上厕所都要拿着蜡烛或是别的可燃烧的东西。厕所是公共式的,在针织厂的西边,很破,很旧。上厕所的时候都是把蜡烛焊到墙上,或是在厕所砖头地面上点碎纸,破布,牛毛毡什么的东西。 厕所四处透风,不过还好,墙上的孔洞都不大,里面塞满了用过的,没用过的各种报纸,草纸,烟盒纸。厕所有七八个蹲位,蹲位有十几公分宽,一尺余长,朝下看去,满是大小便的厕坑,约摸有两米深。 ...

都市恐怖系列―冥婚

都市恐怖系列―冥婚
  夜,如同一个盛满墨的砚台被突然打翻了,墨汁从里面溢了出来,渲染了整个天空。 远郊,一处寂寥,清冷的山坡上,遍布着一丛丛矮小多刺的不知名灌木。它们黑压压的成簇堆积着,像一个个蹲在地上歇脚的人。此时,远处的丛林里传来了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现在了那里。 只见这几个人扛着一个大口袋在灌木从中快速地穿梭着,很快就来到了一个隐蔽之处。几个人轻轻将肩上的口袋放在地上,...

人骨咖啡厅

人骨咖啡厅
  大家好我叫孤灯远望,我记得很久以前农村人特别喜欢喝茶,无论是炎热酷暑还是冰寒冷天,只要几杯热茶下肚,那自然是清爽无比。可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的老传统慢慢地遗失了,大家开始喜欢国外的东西,比如肯德基、德克士,总有人觉得国外的东西就是香。今天这个故事就是从一个年轻人身上展开,这个人…… 他是一个程序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加班或者在加班的路上。如果工作闲暇之时他会泡上一杯浓浓的咖啡...

催婚,催命

催婚,催命
  二十七岁的志高,从二十岁起就被老家的父母和祖父母们,在耳边念叨着催婚经。最初的几年,他还能以法律规定的,未到年龄不给领婚证,所以,单身着,为借口,应付了他们的催婚。几年后,比志高小两岁的表弟领了婚证,娶老婆,生孩子。老家的父母和祖父母们,念的催婚经更急了。志高躲着不回老家。当面念不到,就通过电话,隔着千山万水,在他的耳边念着催婚经。今年,志高的祖父过60岁大寿了。比志高小...

儿子的鬼魂

儿子的鬼魂
   小罗和老婆离婚以后,就独自带着一个儿子生活。 小罗并不爱自己的老婆,也许老婆也同样不爱自己。他们之所以在一起,是因为有了儿子。他们在一起,完全是一个意外,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就是那么一次,就有了孩子。 没办法,既然孩子都有了,他们也就只能在一起了,婚礼以后,在别人的祝福中,小罗结婚了,他想,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他们也会爱上对方。但是,实...

死亡之面膜

死亡之面膜
   午夜,睡梦中的我突然被脸上冰凉,黏腻的感觉惊醒,我急忙跑到镜子前,啊!又是这样,已经好几次了,每次都这样,不知道为什么脸上会敷着面膜,面膜泛着惨白的光,仿佛像有生命一般。对,就是有生命,不然怎么会自己敷在脸上。 “医生,我这脸到底是怎么了,您开的药我都有按时吃,可是我这脸为什么越来越严重呢?”对不起,像你这种情况我们也没遇到过,要不你再换家医院看看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

诛童

诛童
   第一章:异变 周茵茵就近十分心烦,因了她的儿子。 那是她的命根子,结婚五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非人母不得体会。但,他害了病,莫名的,奇异的,不知缘由的病。只是咳嗽,还说胡话,一直发烧。 看了好多医院,都不见好。 她亦跟着瘦了一轮。 “我真情愿是我自己生病,也好过我儿子这么痛苦。”周茵茵痛苦万分,逢人便抱怨。 “哎,真是作孽呀。”有人说。 但更多,是欣喜。周茵茵儿子实在讨厌,...

小猴子

小猴子
   今天是周末,小宝的父亲终于答应带他去动物园玩。父亲很忙,很少时间在家。小宝对父亲的印象不深,有时候,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想不起父亲的样子。小宝一直都很向父亲,他总是非常忙,总是经常出差,每一次开家长会都是母亲去的,小宝很想父亲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有父亲陪在身边,能经常跟他们玩。 小宝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公司,公司的规模不大也不小,作为公司的法人,父亲每天都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
Copyright © 真实的校园鬼故事-午夜鬼新娘-民间恐怖传说-E岛鬼故事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知更鸟鬼故事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