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吓死的老师

被吓死的老师
   漆黑的夜空之中一轮明亮伴随着满天繁星照耀在整个静海大学里面,无尽的黑暗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慢慢的吞噬着整个世界,整个校园之内到处沉浸着无尽的黑暗,只有路边的路灯还在闪烁着昏暗的灯光,长长的小道之上空无一人到处沉浸的死一样的宁静,此时女生宿舍的大门口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探头探脑的就从女生宿舍里面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而且没走几步就会转身看看,生怕就会有人跟着他一样。 ...

爷爷家里有鬼的老房子

爷爷家里有鬼的老房子
  “当当~”黎明的曙光刚刚照进小杰房间里面,外面就想起了一阵阵的急促的敲门的声音!“小杰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睡觉,虽然刚放假你不会打算就怎么睡一个暑假吧!赶快起床!”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面响起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而房间里面还没有起来了小杰听到这声音就抱怨了一句然后还是慢条思虑的在起床。 小杰是实验高中的一名学生,平时在学校里面平常认真学习的他,竞争压力很大好不容易放暑假想要好好休息...

红颜,婆罗杀

红颜,婆罗杀
   楔子 囚困 宋宇醒来,是在一间密闭黑暗的狭小室内。门窗似被封死,看不到一点光,难辨日夜,不知时间。 怎回事?心内疑惑,他浑然不知为何在这。 思索须臾,宋宇站了起来,自屋内走了一圈,把手抵在墙壁上摸索。墙壁很滑,一手黏腻,似长了厚重斑驳的青苔。 摸不到门窗—— 他绝望而恐惧。 忽而,一阵笑声传来,诡异阴森,宛若夜枭。 是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骤然,屋内燃起...

死亡故事会

死亡故事会
   圣人训”不作死就永远不会死!”,可是现在有很多人人就是这么无聊透顶,看着大家每天都忙得要死要活的,他却如此清闲,不作死一下,好像都对不起这个社会似得。 作死的人据说都是为了寻找所谓的刺激,就是那种挑战人体生理和心里极限的挑战,有一种挑战人心里极限的游戏,名字听起来就特别的恐怖,叫做“死亡故事会”。 游戏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堆人聚在一起讲故事。这样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恐怖,但...

致命手机

致命手机
  宇飞是在午夜十一点的时候登上末班的219路公交车,这是工业园到市里的最后一班车,很多在工业园上班的人,因为要加班,都是这个点才下班的,所以人还是很多。 上车投币的时候宇飞略带威胁的看了看那个小胖子司机,小胖子司机看到是宇飞,有些畏惧的点点头,眼神闪烁,那样子就像是老鼠见了猫。 宇飞是个小偷,上一次,宇飞也是坐的小胖子司机的公交车,因为这趟车人多,所以好下手,宇飞早就踩好点了。...

捡来的东西

捡来的东西
   王大宝在这个不知名的村落中是有名的赌鬼,为人比较小气有种一毛不拔的风格,他几乎每天都出去赌博很晚才回家,家里也是比较穷,而他家里还有六十多岁的父母以及自己的媳妇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他本来是一个光棍三十几岁才娶到老婆,本来父母以为他有了老婆有了孩子就不会再去沾染赌博,把父母辛辛苦苦攒的积蓄输光了还欠债磊磊,亲戚家已经不再愿意借给他们钱了。而他有了孩子还是不务正业去...

尴尬的会议

尴尬的会议
   有一种人活得非常的尴尬,因为他的存在感特别的低,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空气,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可是事实上他又是十分重要的村子,少了这个人一切都不会成事,他本应该是众人的焦点,应该是主角,可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一个跑龙套的存在! “张小开你尽快将本年度的年度总结,和新一年的计划表整理出来,今天的会议我们的大老板要来听汇报,还有文东等小开整理好了...

黑猫锄奸

黑猫锄奸
   我们国家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富强的大国了,不管你走到了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一句:“我是中国人”都会让人肃然起敬,同时也会让我们感觉打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我们鲜艳的五星红旗,也成为我们的护身符,不管是谁见到了都会败在她的威严之下,因为那是我们的先烈用鲜血染红的,向人们诠释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我们国家神圣不可侵犯!”。 我们的很强大,但是我们很友善,从不像一些其他国家一样,仗着自己...

爸,妈,儿子错了!

爸,妈,儿子错了!
   我不知道这该不该说,但是想想还是可以说一下的,我听阿毛说起时并没有第一时间感到恐怖,而是深刻的体会到了父母的爱是多么伟大。 阿毛是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父母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大的病痛。所以他生活虽然不富裕,却也是甜蜜无比。 但是他却是很不安分,大罪没有,小错常犯,我们不止一次劝他收敛,但是他似乎听不进去。 几年前,终是因为和人合伙偷厂里...

房奴鬼

房奴鬼
   美娜最近的心情十分糟糕,她最好的朋友林芳突然跳楼自杀身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娜冲着打电话告诉她林芳死亡的好友小徐吼道,“林芳好好的,为什么会跳楼自杀?” “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家里人没有告诉我。”小徐哽咽着说道,“不过我猜测,林芳自杀最大的原因可能和巨大的经济压力有关。你知道,林芳刚刚买了房。” “又是这该死的房价!”美娜狠狠地骂道,但是骂过之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当...
Copyright © 真实的校园鬼故事-午夜鬼新娘-民间恐怖传说-E岛鬼故事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知更鸟鬼故事

用户登录